top of page

枯山水風格 廢料變庭園


林佑森 (photo by 何兆彬)


全銀白色的禿樹立在畫框之內,插座上盤纏着扭曲的樹根,銀白色的「枯木」,像中式亭園的奇石一樣放在底座之上,以上帶中式山水或日式庭園風格的作品,都是香港年輕藝術家林佑森的作品。他創作的山景,多由棄置的電路板改造而成。看來像奇石的「木頭」,其實是銅質的電線改造,再以錫包裹住而成。佑森新展覽就叫「錫の園」,其創作靈感來自日本枯山水庭園風格。


TEXT BY 何兆彬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鐵樹之十 2023


大學讀繪畫今天以雕塑類創作,在藝壇闖出天地的佑森,對藝術產生興趣時已經中四。「我沒正式學過繪畫。中四那一年,我參加網頁設計比賽,贏了個獎,當時老師介紹視藝老師讓我認識,我對繪畫開始產生興趣,中五我跟幾個同學報考藝術,當時我畫了十幾張畫,想試一試。」他成功入讀澳洲皇家墨爾砵理工大學藝術系(香港分校),先完成文憑課程,再讀學位。當時一周上學四天,其餘時間他在畫室當老師,幫補家計。

佑森在家裡上有哥哥,下有妹妹弟弟,自己排行第二。決定讀藝術,家人也沒意見,而其實當初他讀藝術,也沒有一早想好要當藝術家,「最初只是純粹想進去讀,是讀完了文憑,感覺所學的不是很多,想再深入了解,就再讀了三年學位課程。那時的心態,是最初兩年像把頭伸進了瞥見了一下,學的東西都只是基本。是讀學位才有一個比較專業的訓練。」


(左起) 銅樹之⼆⼗⼀ / 2021 / Socket, plug and copper wire /16cm x 12cm x 23cm(H));

綠の洲 / 2024 / Copper wire, tin, circuit board and wood / 41 cm x 34cm x 57cm(H)cm



其實讀書時佑森選修的是繪畫,他早期展出的作品,也是純繪畫,他找到立體的世界,跟電路板有關係。他一直覺得電路板上的線路十分漂亮,最初在畫布上模仿畫這些線,漸漸覺得,既然要畫,為什麼我不直接畫在電路板上?因為這樣,開啟了他腦袋裡另一扇大門。


枯山水風格


他畫電子線路,在電路板上作畫,有了感覺,又把電路板鋸成不同形狀,放入小小的魚缸,做成像情景/盆景一樣的作品。從這些早期作品中,已看到他對微縮美學很感興趣。為了讓電路板在情景中豎立起來,他開始研究各種技術,並開始把電路板上的錫溶掉。藝術家的意志比技巧重要,他以回收的電路板、銅絲、錫材、銅管等創作多年,但到今天為止,佑森從來沒有正式去學過任何相關課程,他往往窩在工作室裡自己摸索。畢業後,他跟不同同學合租工作室,搬過幾次,有次其中一個合租的朋友是做木工的,他的木工機器使用及技巧,就是跟他學習。



(左起)露の花#18 / 2023 / Enamel paints on circuit board, copper wire, tin, aluminium and wood / 25cm x 17cm x 30(H)cm; 錫林 Tin Forest / 2024 / 68cm x 24cm x 61(h)cm / Copper wire, tin, circuit board and woodyear



2010年大學畢業,他在2009年認識了嘉圖畫廊老闆Henry,對方當時是藝術學院畢業展評判之一,甫看到他的畫作就很喜歡,一次過跟他購下十幅作品。之後佑森開始研發立體作品,花了好一段時間,做了幾個座枱的藝術擺設。Henry一看,相當喜歡,大家一直合作至今。


佑森喜歡日式庭園,特別喜歡日本枯山水風格作品,也喜歡微縮模型,開始做立體作品時,他把錫從電路板上溶下來做作品的底部,銀白色的錫像一個水窪一樣。他也會在部分作品中加入狗仔、人仔,這些都是他美學養份來源。大學時他學西畫,沒正式學過國畫,不談山水畫理論,但在畫上放入小角色,也大有國畫「可行可觀可居亦可遊」的觀念。


對他風格形成有影響的,還有一點,他表哥從事回收業,他對這些材料相當熟悉,「從小開始,我經常會拆一些零件出來做玩具,尤其是喜歡拆摩打,以前也很喜歡把摩打加上汽水罐,當小船來玩。」


iMac變天空之城


佑森參考中國山水畫和日本庭園、枯山水的風格,把自己喜歡的幾樣事物結合:把舊電線的銅線拆下,扭曲成樹,盤纏在電插座之上,這個《銅樹》系列,多少令人想起了宮崎駿《天空之城》,佑森笑:「我有一件作品《蘋果樹》(2022)真的是參考了《天空之城》的,它的底部是一個半球形,像天空之城,上有一顆樹。半球形其實來自一部棄置的iMac!樹則以銅線扭曲而成。」半球形還有門戶可以打開,可看到內裡的樹根和小鹿,頗具童趣。


插座上盤纏着樹的《銅樹》系列,反而與宮崎駿無關,他創作的想法,本來是想搞搞新意思:「一般藝術作品都是固定,不能碰的,藝術家做好怎樣就是怎樣,但構思這系列時,我有了移動山水概念,大家可以把插座拔掉互換,讓每個作品都有變化。」


佑森的作品都使用二手材料,例如回收工場的電線,棄置電腦的主板進行創作,背後有個理念,就是讓它們擁有新生命。早年使用大量黃銅,作品多呈黃銅色系,做好後他還會在上面噴水,加速銅鏽形成。




(左起)蘋果樹 / 2022 / Mixed Media / 42cm x 35cm x 53cm(H);⼆份.⼀景 / 2021 / Copper wire, tin and circuit board / 27cm x 11cm x 11(h)cm; 30cm x 14cm x 40h)cm (down);圓月之一 / 2024 / Mixed Media / 23cm x 11cm x 25cm(H)


黃銅變錫


由使用黃銅轉變為用錫,為什麼?「這大概跟疫情期間的心情有關,之前我常跟朋友行山、露營,但因為疫情被關在家裡,很想快點出去玩,我把這心情轉化,用錫去包住銅來表達。」


新展覽名喚「錫の園」,其實使用的主要也是黃銅,但絕大部分都用錫包裹着,帶來一種簡約的日式風格,與污迹斑斑的黃銅作品截然不同。製作上,他先以銅線屈曲成想要的形狀,例如枯木,再用電烙鐵將錫一點一點的焊接在表面,工序很花時間,較大型的一件作品他前後做了半年才完成!由於用電線塑成,「枯木」其實是空心的,他會在裡面裝上小燈泡,完成的作品在縫隙之間透出閃閃的金黃色,相當漂亮,花再多的時間都值得了。


新展覽的另一靈感來源,是他開始創作時,工作室與旁邊的大廈十分接近,他喜歡大自然,但從窗戶看出去其實連天空也不怎麼看到,「長期看着的就是冷氣機、水喉這些東西,我開始想,到底什麼是風景呢?也許我還有受到一點山水畫的概念啟發吧。」展覽中他最大型的作品,是高186厘米的《鐵樹之十》,它的主幹原本是一條畢直的冷氣機散熱器,再加上冷氣機銅喉改裝而成,材料同樣來自環保回收場,「我看到覺得它們很有趣,就先收集起來,收集時還沒有創作靈感。」這背後的概念,其實他是想利用這些工業廢料,去做一個工業庭園,有山有樹有花,讓人們穿梭,「我用的物料都是我們日常生活常見的,想給大家一個共鳴。香港始終是一個國際大學城市,每天都產生大量這些電子廢物,創作能給它們重生機會,而過程也有一點反思,我不想它們一下子就去了堆填區。」


資料來源:





Comments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尚無標記。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bottom of page